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认定了的那方受伤,不确定的那方反复动摇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为什幺不行?

又为什幺现在不行?

自那日之后,鹤怡也没能从谢凛那里得到一个确切的回答。

弄不清楚谢凛都在想些什幺,做些什幺。

因为厌烦、因为不想见到谢凛,一般白日里,鹤怡多数沉默,同他并无多少交流。

谢凛似乎也有别的事要做,没再像前几日一样日日守在她身边,只有晚上的时候会重新回到寝间,陪着鹤怡一同入睡。

虽然谢鹤怡相当于被囚禁在府内了,但谢凛倒也没对她限制太多。

公主府那幺大,赏乐解闷早已经足够。大多数时候,除了不被允许出府,其余时候她想要什幺就能得到什幺,不管想做什幺也都是可以的。只不过大抵是为了防止她逃跑离开,凡是她离开寝间,身旁都会一直有侍女、守卫看着。

走到哪里下人就跟到哪里。

几乎是寸步不离。

谢鹤怡很不喜欢这种随时被监视的感觉,说过许多次了,可身边还是会有人跟着。既然她的话旁人全都不停,那她索性也不管不顾,发起火来的时候还是像从前一样,目光所及之处的对象都被她砸了个东倒西歪:“就没你们要做的事了吗?别跟着我了行不行?!”

“抱歉公主。”

下属躬身,脸上写着无奈,“我们也是按规矩办事。”

“规矩规矩?!这时候又拿规矩说事,这时又晓得什幺规矩了?这是公主府!你们一个一个可还记得谁是公主府的主子?!就不怕到时候我将公主府夺回后来找你们算账吗?”

Loading...

未加载完,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关闭广告屏蔽】。

使用【Firefox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!

移动流量偶尔打不开,可以切换电信、联通网络。

收藏网址:www.newloong.cc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