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“你以前在我身上的时候,不是骑得很过瘾?”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收拾好的小包袱被孤零零扔向一旁。

整间寝殿都弥漫着一种无法言说的氛围。

就只是哭。

鹤怡被带回寝殿,整个人趴睡在床上,她翻进床榻内侧,背对着谢凛。

任谢凛几次来瞧她哄她都无济于事。

泪水沾湿软枕。

她是真的很委屈。

被谢凛欺骗了一次还不够。

又被极为信任的玉沥又欺骗了一次。

无助茫然,孤立无援,其实已经做好逃跑失败的准备,可这样的打击比她想象中还要大、还要令人崩溃,双重打击之下,谢鹤怡对一切都闭口不谈。

除了自己,她是真的不知道还有谁可以信得过了。

两个人各自都有理由。

谢凛同样也不好受。

越是害怕失去,她就越是一次次想要从他身边离开。

待在他身边有什幺不好的?

不是不想把一切都告诉鹤怡,但在事情彻底解决之前,以她的脾性,知晓那些痛苦的往事对她没有一丝一毫的好处,反而还会生出许多不必要的是非,让谢凛也徒增牵挂。

有了软肋就会畏首畏尾。

没有人会例外。

谢凛也同样是。

冷静一点。

他对自己,也同样对谢鹤怡说。

“鹤怡,别哭了。”谢凛凑过去,作势要给她擦掉泪水。

“不许说话,我现在听到你的声音就烦,我真的很不想看见你!”

底色是好的,谢鹤怡也生性善良,“假设重来一次绝不会怎幺怎幺样”的攻击,已经是她自认为自己能说出的最恶毒的话,“要是我不救你,当时让你死在宗人府就好了,如果你当时就死掉的话,也不会有今天,也不会有机会让你一点点爬到我头上来。”

Loading...

未加载完,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关闭广告屏蔽】。

使用【Firefox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!

移动流量偶尔打不开,可以切换电信、联通网络。

收藏网址:www.newloong.cc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