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那分明是快要潮喷的前兆(h 1600珠加更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似是哭声,又似呜咽。

比这更多的,是竭力遏制的、爽到最深处的呻吟。

殿内的动静不小。

外头的婢子或许能听见,可里里外外都是谢凛的人,压根没人有胆子敢进来管。

温热唇瓣吻在额间、耳垂,谢凛缠着问鹤怡舒不舒服。

清隽雅致的温润的气质摆在这里,给人一副很好商量的样子。

但那只是表象。

他一边这样问,下身却猛顶着,少女口中溢出的满是细碎呻吟,声音抖得不成样子,身后男人撞得她根本说不出话来。

“嗯?怎幺不回答我?”上一刻还温声细语的,这一刻声音中就掺了些戾色,半诱哄半威胁,“不听话的妹妹可是会挨巴掌的。”

他知道。

他分明什幺都知道,但他就是故意的。

刻意看她语不成调,只能紧紧攀着他对他的依赖模样。

男人垂眸,看向两人的交合处。

溢出的淫液都被捣成细碎白沫,粉红肉穴、狰狞肉器,两道不一样的色彩带给人的视觉冲击尤为强烈。

小穴被撞得充血、嫩红,瞧着小,但吞吃肉物的本事惊人,彻底肏开之后,里头软到一塌糊涂,连那般硕大的阴茎都能容纳下去。

最初的那次过去,这回显然要比之前持久多了。

手背、小臂青筋膨起,下颌线条清晰,额间还缀着汗珠,埋头苦干的样子极为性感。

后入的姿势就更方便扇巴掌了,“啪”的一声,男人擡手一甩,臀上嫩肉倏地一颤,猛地一下被掌掴,甬道剧烈收缩,本就狭小的肉洞更加狭窄,阴茎一下被夹得好紧。

Loading...

未加载完,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关闭广告屏蔽】。

使用【Firefox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!

移动流量偶尔打不开,可以切换电信、联通网络。

收藏网址:www.newloong.cc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