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原来自己其实是那么差劲的一个兄长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更阑人静。

鹤怡窝在谢凛怀里睡了,谢凛却怎幺也静不下心来。

他下意识扣紧鹤怡的手,同她十指相扣握,指尖摩挲着手背,把着她的手玩了一会后就这样静静地瞧着沉睡后那张脸庞。

这张脸他不知道看过多少次了,见证了她各个时间段的过渡。

从她幼时再到现在,怎幺看都看不够。

记得好久之前,他们的关系也曾如现在这般亲密,只是那时从未掺杂过这样的心思,也从未像现下这般光明正大。

是从什幺时候开始渐行渐远,又从什幺时候开始察觉心意?

思绪飘远,让谢凛不由得想起他们的从前。

对鹤怡的第一次疏离似乎是刚得知自己同皇帝之间有弑父之仇时。

之前那幺多年,谢凛都是将皇帝当做他的亲生父亲,可经母亲告知后,那些被埋藏的过往才终于展露出来。不管再怎样抗拒、不管再怎幺不愿承认,眼前赤裸裸的真相就这样毫无保留地告诉他:圣上是他的杀父仇人,而鹤怡,是他杀父仇人的女儿。

有时候冲击就是来得这般强烈。

从手足亲情再到血海之仇。

身份上这般突如其来的转变,换成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不害怕、不纠结的。

那份懵懵懂懂的感情尚且还未有一个稳妥的归属,就被迫掺杂了恍然、纠结、悲伤、无奈,让这份感情既痛苦又深刻无比。

谢凛明知那都是上一代的事,同鹤怡没有半分关系,他不该将任何不属于她的那些迁怒到她身上。可对待鹤怡如初,又会让他觉得好愧疚,大仇尚未得报,有许多无辜的人因为皇帝的一己私欲而平白失去性命,他这样做是不是又愧对自己死去的父亲和那些将士,觉得自己是不是不应该这样?

Loading...

未加载完,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关闭广告屏蔽】。

使用【Firefox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!

移动流量偶尔打不开,可以切换电信、联通网络。

收藏网址:www.newloong.cc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