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为什么夹我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两人的房间正对着,他把她扶到她的床上,虞昭然说,“你的房间在这里,我在你对面,有什幺事直接叫我,我听得到。”

戚喻摸摸被褥,手感和自己的差不多。

“这里的布景是什幺样子?”她每到一处没见过的地方都要这样问。失去光明后,一切景色成了奢侈,用耳朵听,用大脑幻想,不及一眼望去收入眼下。

他捏了捏她的手,“等你眼睛好了,用自己的眼睛去看。”

戚喻无神的垂下眼睫。

希望能吧。

“这两天我会常出去,这个传声海螺拿好,你对海螺说话,我就能听到。”

巴掌大的海螺塞到她手里。

“你要去哪?”

“找龙虾公。”

她捏捏手中的海螺,尖端处穿一条链子,方便她挂到脖子上,随时能找到。

脖子上要挂的东西好多,他的鲛珠,他的海螺,都是他的东西。她想起记性不好的老人出门也会在脖子上挂好多东西,防止走丢。

她有些低落,“不能带我一起去吗?”

虞昭然坐到她身边,把她的换洗衣物放到床头,“带你去,他未必肯治你。可能会白跑一趟。”

“为什幺?”

“他治病救人全看心情,见死不救,他做过很多次。”

“啊,什幺人呐。可以和他谈条件吗?”

虞昭然也没底,“龙虾公性格古怪,请他治病有时分文不收,有时狮子大开口,全看他心情。”

曾经有人一心求死,龙虾公非跟人作对,把人救活。曾有人一心想活,跪在虾池前几天几夜,没撑住死了,龙虾公把尸体清走扔到海里,任由鱼虾争夺蚕食。

Loading...

未加载完,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关闭广告屏蔽】。

使用【Firefox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!

移动流量偶尔打不开,可以切换电信、联通网络。

收藏网址:www.newloong.cc

(>人<;)